上海徐行经济城

subNav.init();

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热线:021-6999 1111

传真:021-5992 6069

网站:http://www.b2g2b.com.cn

邮箱:xh@b2g2b.com.cn

证照办理 新办企业办证查询
新华视点:基层代表委员建言“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
2012-03-13 08:49:49

  月收入7500元为何“没有安全感”?

——基层代表委员建言“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新华视点”记者伍晓阳、侯大伟、杨三军、刘敏)两会期间,一则“北京上班族月收入7500元没有安全感”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和热议。一些代表委员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境况和心态。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在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如何做大“中等收入群体”?使收入分配格局从“金字塔形”向“橄榄形”过渡?
 

  减负:如何将高昂的生活成本降下来?

  小姚在北京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工作,每月收入约7500元,扣除五险一金和个税后,每月实发约6500元,再除掉房租、伙食费和交通费等生活必需开支,每月积蓄不到2500元,他说生活在北京没有安全感。

  租住在蜗居,出门挤地铁,买房是奢望……小姚的感慨引起许多上班族强烈共鸣。全国人大代表、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易敏利指出:“这反映出我国中等收入者非常脆弱,享受的社会保障和福利较少,生活负担压力较重。”

  何为中等收入者?专家认为应具备中等以上收入、生活比较富裕、生活水平比较稳定。中等收入者不应该是“房奴”“车奴”“孩奴”。但现实中,住房、教育、医疗和养老等高昂的生活成本,扼杀了城市工薪阶层积累财富的能力,制约了中等收入群体的增长。

  “中等收入群体是一个成熟社会的中坚力量,是消费社会的基础。这个群体应该是富有活力的,但是现在,他们陷入了某种群体性焦虑。”易敏利代表说。

  “做大中等收入群体,首先要织密社会保障网。”来自云南省昆明市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杨明说,目前我国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主要覆盖低收入群体,中等收入群体享受不到城乡低保、保障性住房等政策。他建议,政府要切实加大调控房价、稳定物价、推进教育公平、深化医改和完善社保等方面的力度,为中等收入群体“减负”,建立有利于中等收入群体增长的社会保障体系。
 

   增收:如何让“两个提高”从概念变成政策?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810元,同比增长8.4%,低于GDP增长9.2%和公共财政收入增长24.8%的幅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19118元,比平均数低2692元。

  “这组数据表明,我国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还在降低。同时,大多数城镇居民收入在平均水平以下。”来自四川一家民营企业的全国人大代表王麒认为,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告别了“共同贫困”,但远没有达到“共同富裕”,现在收入分配格局变成“金字塔形”,贫富差距在拉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建议,抓紧制定并尽快出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改革目标、任务和路径。关键是在顶层设计上落实“两个提高”,即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使“两个提高”从概念变成政策。
 

  统筹:如何通过“调高”“提低”达到“扩中”效果?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调高、扩中、提低的改革方向。这三者是有关联的,调高和提低都能起到扩中的效果。”易敏利代表说,“调高、扩中、提低”需要统筹推进,打出“组合拳”。包括调整部分垄断行业尤其是高管人员的过高收入,提高个税起征点,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等。

  “受成本、原材料、融资和劳动力等各种因素影响,我国中小型和微型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行长许海说,中小微型企业创造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必须切实给小微企业“解困”,才能创造持续增长的就业机会,才能为工薪阶层提供更高的薪酬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总裁王明辉提出,“结构性减税”对缩小收入差距等具有重要意义,应当作为一项长期的基本财政政策,对结构性减税制定一揽子计划,明确路径图和时间表。还有代表建议,继续大幅度提高小微企业的营业税、增值税起征点,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

  “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为什么上不去?因为最低工资标准定得低。”全国人大代表、四川东风电机厂工人王品盛表示,“希望建立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把更多的财富分配给一线劳动者。”

  “扩中不能仅在收入上调节,更重要的是在机会上调节,畅通中低收入者向上流动的渠道,防止社会阶层出现固化。”王麒代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