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行经济城

subNav.init();

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热线:021-6999 1111

传真:021-5992 6069

网站:http://www.b2g2b.com.cn

邮箱:xh@b2g2b.com.cn

证照办理 新办企业办证查询
全国政协委员孙继业:路桥行业成最暴利行业之一
2012-03-12 08:45:58


104国道济南收费站收费15年后,于去年底停止收费。(资料片)

全国政协委员孙继业

  只有沉到基层才能倾听民意,只有扎实调查才有好的提案议案。本次全国两会上,来自山东的代表委员们深入医疗、教育、交通等各个领域,发现了很多老百姓切身可感、反映强烈的问题。这样的提案议案不如“雷人雷语”吸引眼球,却是真实的“山东声音”。

  本报北京3月10日讯(特派记者 杨凡 刘红杰) “政府还贷公路摇身一变,变‘性’为‘经营性公路’,成为地方政府的‘提款机’和‘摇钱树’。”10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第二场大会发言中,住鲁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在《收费公路制度应当改革》的发言中,批评目前不合理的收费公路制度,直指其四大顽疾,五分钟发言被三次掌声打断。

  “首先是收费公路过多,收费公路总里程及所占比例在世界上遥遥领先。”孙继业认为,公路是公共产品,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公路是免费的。即使收费的国家,收费公路占道路总里程一般不超过1%,如美国收费公路仅占公路总里程的0.1%,占高速路的8.8%。而我国收费公路虽然只占总里程的4%,但使用率最高的95%的高速路、61%的一级路都是收费公路。

  孙继业继续分析,虽然有关规定限定相邻收费站的间距不得少于50公里,但许多地方得寸进尺,收费站点过密,司机怨声载道。他举例说:“如西部某省284个收费站中,有131个间距不合规,其中10个收费站间距不到10公里。”

  由于收费年限和收费标准的制定权已下放给地方政府,孙继业认为,收费公路制度第三大顽疾是,目前收费标准不一且“标准过高”。“如轰动一时的天价过路费案,某高速大型货车的收费标准相当于京石高速的3倍、京津塘高速的6倍。”

  他还给出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2010年,各省路费日均进账均超千万,19家路桥收费上市公司毛利率高达59%,成为最赚钱的暴利行业。由此引发的问题是,部分司机为降低运输成本违规超载,导致交通事故频发。

  “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立项时为‘政府还贷公路’,后来变身为‘经营性公路’,早已收回投资数倍,至今仍收费不止;京石高速收费年限竟达42年。”孙继业指出,收费公路制度存在的第四大顽疾是收费期限过长。

  他分析,“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但“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可放宽至25年,于是不少“政府还贷公路”摇身一变,变“性”为“经营性公路”,成为地方政府的“提款机”和“摇钱树”,人民群众对这种“收够了还收”、“没完没了”的做法意见很大又无可奈何。

  孙继业建议让公路姓“公” 痛下决心取消普通公路收费

  本报特派记者 杨凡 刘红杰

  孙继业认为,有关部门对收费公路进行治理,但久治不愈,其原因就在于,不少地方把公路收费视为取之不尽的财源。“不痛下决心,不从制度上进行根本改革,是不可能解决的。”

  他建议,首先应取消普通公路收费。“普通公路属纯公共产品,汽车使用者已经缴纳了车辆购置税、车船使用税、燃油税等,不应再重复交过路费。目前我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已经具备了还公路公益性的条件和财力。我建议取消普通公路收费,停止普通公路改制为经营性公路,让公路真正姓‘公’!”

  同时,针对高速公路,孙继业认为应降低其收费标准。“高速公路属准公共产品,可以合理收费,但收费期限届满后应终止收费。而且,车流量日渐增加,适当降低收费标准,对投资回收和合理回报影响并不是很大。”

  另外,针对目前的“统贷统还”政策,孙继业认为,这正是很多超期收费站仍然没有撤掉的主要依据。“各省收费公路之所以敢欠债2.3万亿,主要原因也是依赖‘统贷统还’。由于公路不断在修建,‘统贷统还’实际上成为变相延长收费期限的一个借口。”他认为,应该改革“统贷统还”政策,凡是超过收费期限的收费站应予拆除。

  孙继业三次登上政协最高讲坛: 台上5分钟,台下三年功

  在30余位住鲁全国政协委员中,孙继业是登上全国政协大会发言讲坛次数最多的委员之一,今年是他第三次登台。

  据了解,收费公路问题是此次委员们递交发言的热点问题,至少4篇发言都是围绕该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在孙继业的发言中,记者注意到,大量数据和实例是这篇发言的显著特点。

  “三年前就开始收集了,前年我曾有机会赴美学习,特意乘车调研他们的收费公路。其他数据从交通部、审计署公报等获得,在正式发言前,全国政协也与这些部门反复沟通过。”孙继业说,能第三次登上大会发言讲坛,他感到很光荣,能被选上,跟此前下的工夫分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