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行经济城

subNav.init();

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热线:021-6999 1111

传真:021-5992 6069

网站:http://www.b2g2b.com.cn

邮箱:xh@b2g2b.com.cn

证照办理 新办企业办证查询
增速放缓怎么看?代表委员称有利于转方式、调结构
2012-03-05 08:05:47

      ●宋林飞委员:增速放缓不改基本面,中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

      ●苏辉委员:增速适度回落并不可怕,关键是抓住时机加快结构调整

      ●朱继民代表:越是面对压力,越要实施倒推机制

      【小家连大家】

      “增速放缓,外向型企业感受尤为明显。”安徽华润非织造布制品厂经理程本华坦言,工厂的产品主要出口欧美市场,去年以来,厂里订单缩水,再加上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等压力,让他吃不消。“不过危中也有机,逼着我们调整产品结构。”程本华说,公司加快研发航空专用餐巾等新产品,去年老产品订单减少了40%,但新产品订单增加了50%。

      欧债危机、通货膨胀、“硬着陆”风险……2011年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和复杂超乎想象。从“十一五”期间平均每年两位数的增长,到2011年9.2%的增速,我国经济增速出现放缓趋势。奔跑的中国为何放慢了脚步?走进2012年,经济列车该怎么走?

      代表委员们认为,2012年要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通过主动调控,及时解决苗头性、倾向性问题,不断改善经济发展质量和结构,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增速放缓,有利于稳增长

      回望2011年中国经济走势,四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9.7%、9.5%、9.1%、8.9%,增幅的逐季回落显而易见。代表委员们表示,经济增速的回落并非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发生了根本变化,而是前期刺激增长政策退出以及刺激力度和效果递减的反映。

      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宋林飞委员认为,我国经济增速出现放缓迹象,从外部看,发达国家经济复苏遭遇挫折,导致外需下降。我国的主要贸易伙伴经济低迷、外需萎缩,势必对我国经济增长造成影响。

      从国内看,投资方面,2011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幅比上半年回落了0.2个百分点,这与银行信贷资金逐步收紧、房地产等领域的调控力度加大直接相关。消费方面,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比上年同期回落了1.2个百分点,主要是由汽车销售的增速大幅回落,以及与房地产销售相关的建材、家具类消费的增速回落带来的。

      宋林飞表示,从前几年的十几个百分点到2011年的9.2%,经济增速虽然减缓了,但在国内外经济环境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我国仍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十二五”规划提出,今后5年我国经济增速的目标是年均7%。“7%的增速并不能说是‘中速增长’,应该说是‘次高速增长’。调低增速目标既有利于防止经济过热,也有利于稳定增速,防止经济‘硬着陆’。”宋林飞说。

      增速放缓,有利于转方式、调结构

      “放缓也是一种机遇。”代表委员们不约而同地提出,无论是解决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还是迎接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机遇及挑战,调结构、转方式都更加紧迫。

      北京市统计局局长苏辉委员认为,增速适度回落并不可怕,关键是抓住有利时机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北京2011年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6万亿元,比上年增长8.1%。而在“十一五”时期,北京的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4%。北京经济增速出现了明显回调。

      据介绍,北京2011年在调结构、转方式上呈现出“四降四升”的主要特征。限购汽车,机动车销售量下降四成;严控房地产,房价涨幅下降明显;迁出涉钢产业,钢铁行业生产规模大幅收缩;关停淘汰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万元GDP能耗、污染物排放降低。与此同时,大力度推进政策性住房建设,注重实体投资、产业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的行业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提升,中关村创新资源聚集度有所上升。

      “北京经济2011年总体运行基本稳定,符合调控预期。尤其是调结构、转方式取得积极进展,经济运行质量较好。”苏辉表示。

      2011年是钢铁行业进入21世纪以来最困难的一年。首钢总公司董事长朱继民代表说,首钢通过搬迁和重组,优化了产业布局,新钢厂装备世界一流,产能从800万吨上升到3000万吨。非钢产业已有相当大的规模,在钢铁主业普遍效益下降的情况下,留出更多的调整余地。

      “成本降低100元,附加值就能提高100元。作为企业,越是面对经济放缓、市场紧张的压力,越要实施降低成本、产品开发、市场开发三个倒推机制。”朱继民认为,中央强调要坚持创新驱动,推动重大技术突破,注重增强核心竞争力,对首钢这样的企业来说,意义重大。“未来的发展,不能过度依赖于资源和能源的过度消耗,而要走一条创新引导、集约化发展的新路。”

      不唯速度也要重视速度,增强调控灵活性、针对性

      面对各种不确定因素影响,2012年的中国经济仍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对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保持信心的同时,也要多一份冷静。

      代表委员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总体上没有大的改观,现在走的基本上还是靠投资扩张推动增长的老路。结构调整要做的事情很多,而现实是人们更看重GDP的增长,似乎腾不出手来推进调整。

      “经济增速放缓对江苏省内的出口加工型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不仅是一些中小型的服装加工企业,甚至是新能源领域的一些大型企业也不能幸免。利润空间收窄、议价能力降低、抗风险能力较弱,形势比较严峻。”宋林飞表示,2012年中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但也不能低估世界经济下行给国内市场带来的影响,仍要努力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提升国民经济的发展质量。

      速度太高了不行,速度太低了也不行。“我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历史任务,还是解决巨大的就业问题,都需要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苏辉表示。

      “要保持经济社会发展良好势头,必须增强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前瞻性,高度重视经济运行中的新情况新问题,预调微调,继续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加快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苏辉说。

      宋林飞建议,在当前的形势下,应该加快开辟新兴市场、开拓国内市场,加大研发力度、培育自己的品牌,发展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产业,加快转型升级等。“当然,这些调整转变需要时间,需要更多耐心,要做好经历阵痛的准备。”(王 炜 余荣华 姚雪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