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行经济城

subNav.init();

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热线:021-6999 1111

传真:021-5992 6069

网站:http://www.b2g2b.com.cn

邮箱:xh@b2g2b.com.cn

证照办理 新办企业办证查询
大公国际总裁:西方评级机构把整个世界拖入危机泥潭
2012-01-21 08:27:03

大公国际总裁关建中谈国际信用评级改革相关问题

      新华网北京1月20日电(记者李延霞)最近,欧洲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标普大面积降低欧元区国家信用等级,一时间欧洲债务危机和信用评级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与热点。在此背景下,新华社记者就当前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的相关问题,采访了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

      
      记者:您对标普大面积降低欧洲国家主权信用级别有何看法?  

      关建中:欧洲发达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标普大面积下调欧元区重债务国信用级别,这既是在纠正其过去的评级错误,也再次证明了西方机构的评级标准和结果都不具备预警性。我们可以从标普的降级行动中进一步理解全球信用危机与评级的关系,那就是欧元区国家依据得到的高信用等级过度负债,形成超过其偿付能力的债务泡沫,欧债危机的实质是债务泡沫破灭的过程,无论标普是否降级,这个泡沫都会破灭,标普的主动降级则会加速这个泡沫破灭的过程,多少具有积极意义。

      
      记者:您认为西方评级机构的问题出在哪里?

      关建中:西方三家评级机构的评级错误不仅把世界最强大国家的金融体系推到了崩溃边缘,而且把整个世界拖入了危机泥潭,其问题包括三个层面:

      一是道德出了问题。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三家机构总裁曾公开承认他们犯了道德错误,为了自身利益故意掩盖了债务人风险。三家机构评级的出发点是满足自身利益最大化,这必然失去公正性。

      二是标准出了问题。大量深入研究表明,西方评级机构的评级标准严重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甚至把“华盛顿共识”和美国国家战略的要求也作为评级标准的核心内容,这使他们丧失了正确揭示风险的能力。

      三是评级体系的模式出了问题。把评级机构作为一般企业,要求它们充分竞争,其结果是评级机构只有不断满足客户对信用等级的要求才能在竞争中存活下去,这使西方三家机构难以做到客观揭示信用风险。

      
      记者:改革国际评级体系与世界经济复苏有什么关系?

      关建中:全球信用危机是因国际评级体系持续向世界提供错误评级信息导致世界债权债务关系因缺乏真实偿债能力支撑而出现的信用关系调整过程。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必由之路是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建立国际评级新秩序。唯有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由其向市场提供真实的债务人偿还能力信息,据此建立起可靠的国际信用关系,才能恢复信用体系对社会再生产的资金供应保障作用,实体经济才能恢复其应有的财富创造力,世界经济才能进入复苏的拐点。记者:您认为解决评级问题的根本路径是什么?

      关建中:解决评级问题的根本在于改革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它的目标是建立起一个代表所有国际社会成员利益的非主权性质的新型国际评级机构,构建统一的国际评级标准,建设一个由各国评级监管机构为成员的国际评级监管组织,依照信用经济的本质要求和评级发展规律构架起全新的国际评级体制机制,使其能够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

      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路径应该是民间发起,政府支持,以国际债权国为主导,各国选派一家机构参与发起和筹建国际评级机构,然后由该机构研究制定国际评级标准,与此同时,由债权国家推动国际评级监管组织的建立。国际评级体系改革的成果是:形成了新旧两个评级体系并存的国际评级格局,解决了旧体系的弊端,可极大地提升评级信息的可靠性,两个体系的评级技术竞争能够更客观地向世界提供债务人的信用风险信息。


      记者:中国本土评级机构国际化有什么意义?

      关建中:中国本土评级机构国际化的必然性是由两个原因决定的:一是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的需要。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投资是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积极力量,如何解决风险信息不对称关系着中国企业集团军海外投资的成败。中国作为投资人长期依靠代表债务人利益的西方评级机构提供投资风险信息,后果可想而知。因此,要保障中国海外投资安全,避免国民财富流失,就应该拥有代表自身利益的信用信息服务机构,中国本土评级机构的国际化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二是中国需有一个安全发展的国际宏观经济与信用环境。西方发达债务经济体凭借评级话语权输出债务,导致国际宏观经济与信用环境的持续恶化,使中国经济发展面临外部环境的长期不利影响,因此中国评级机构应该积极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参与国际评级事务,为中国和世界创造一个良好的国际宏观经济与信用环境。